您的位置: 文昌信息网 > 育儿

特区管治和施政抉择

发布时间:2019-11-29 01:22:49

特区管治和施政抉择

12月16日,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向媒体表示,“占中”发生后,特区政府管治威信受打击,馀下任期应当尽量避免推出新的重大政策,而是做一些能得人心的事。

乍一看,两位对于香港深有研究的专家观点是分歧的。仔细看,陈佐洱先生强调香港的“需要”或“必须”,刘兆佳教授强调特区政府的“能力”,二者角度不同,总括起来,是揭示香港管治和施政“需要”与“可能”之间的矛盾。

香港需要大治是显而易见的。无论特区与中央、香港与内地关系,还是香港内部各种关系,都经历了并且继续发生?深刻而急剧的变化;其背后,则是全球经济政治格局全面深刻调整。

我在2010年就指出:“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是香港自1841年以来最重大的历史性转折,意味?香港社会和社会管理将发生具根本性质的变迁。然而,由于港英当局制造的香港政治基本矛盾,也由于‘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缺乏成功先例可资借鉴,香港回归近13年来,政治、经济和社会遭遇空前的挑战和考验。”“10多年来,‘回归之路与民主之路的分歧’不是缩小而是扩大了,两大对立政治阵营的矛盾和斗争不是缓和而是加剧了。

政制发展问题无休无止的争拗耗费了香港宝贵的精力和时间。特区政府死守“积极不干预主义”使知识经济新产业或行业难以成长。香港从上世纪90年代中开始第三次经济转型的目标—迈向知识经济,在蹉跎了10多年之后依旧任重道远。经济转型蹉跎,政治矛盾激化,特区政府管治和施政失误频仍,使香港社会管理系统呈现明显失衡。”“为了香港长治久安,政治转变一定要成功,经济转型一定要实现,社会进步一定要达至,相应地,社会管理必须全面改革。”

一方面,管治和施政能力更弱,一方面,管治和施政考验更严酷。怎么办?不仅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必须抉择,而且香港社会各界和广大市民必须抉择。

过去两年半,香港政局演变呈“加速度”。特区政府既无老本可以“守成”,更为阵地可以“防守”。行政长官必须清醒判断形势,切勿心存幻想或侥幸。

这是考验香港政治人物的政治立场、政治胆识、政治谋略和政治技巧的时候。香港需要政治家,需要在历史转折关头全面准确领会和推进“一国两制”的政治家。香港历史的重大转折,必将淘汰一批追逐私利的政客,同时揭露一些深藏不露的两面派和巧言令色的变色龙。

眼下,特区政府主要官员应该是苦于缺乏政策资源来尽可能满足社会不同阶层、群体的利益诉求;同时,不乏抱持“不做不错”心态、得过且过的官员。但是,社会积累深重的怨怼,容不得他们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逼迫他们千方百计挖掘政策资源。

特区第二位行政长官执政7年的经验足以展示,香港管治和施政不仅方向偏差,而且,决策和推行的水平不高。方向偏差源于错误理解和执行“一国两制”,而这一点阻碍向中央求教决策和推行。

最近,中国驻英大使馆通知英国下议院外委会调查团,中国政府不批准他们访问香港展开所谓关于中英联合声明30周年的调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一再声明,中国政府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干预中国内政,英方对于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不存在所谓“道义”。这是一项具有转折意义的重大决定。

汤羹
新闻
人生哲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