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文昌信息网 > 健康

零剑星之刻 第三百三十七章 不存在的继承者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3:55

零剑星之刻 第三百三十七章 不存在的继承者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我们!

神父很配合地从身上掏出圣经,递到星寒的手上之后问道:“因为每一个金色十字剑的成员信仰不同,所以他们的圣经也是不同的,我所信仰的是平衡,里面大多也都是关于这类的东西。”

“嗯?你的意思是每个人的圣经内容都不一样吗?”星寒突然停住了手,看着神父问道。

“是的,这是从第七世裘德里兰时期就订下来的了,当然,也有可能两个人的信仰相同,那么他们的圣经也是一样的。”神父缓缓道。

听他这么一説,星寒放qì了调查这本圣经的想法,内容都不一致也没有什么调查的价值,现在他总算知道那些凶手为什么要撕去圣经不同的页数了。

“梅萝大人,我回来了。”莫里斯的声音从教堂大门前传来。

“嗯,房间订好了吗?”

莫里斯diǎndiǎn头:“已经订好了,现在就要去看看吗?”

“好吧,星寒先生,我们先回去吧,让莫里斯在这里保护神父,有动jìng的话我会让他来通知我们。”梅萝从王座上站起来,用魔力取出插在地上的十字剑还给神父。

“知道了,莫里斯,拜托你了。”星寒把圣经放在诵经台上,拍了拍莫里斯的肩膀缓缓离开教堂,走到门前时,他突然回过头,道:“对了,你的魔法箭能再借我用一下吗,明天早shàng我再还给你。”

“嗯,没问题,反正我也用不着。”莫里斯把魔法箭从腰间取下来,扔给星寒。

“谢谢了!”

梅萝在前面的路口等着自己,看起来是肚子饿了,算起来从早shàng开始好像就没吃过东西。这城镇看起来也挺繁华的,自己身上的钱还有很多,真庆幸自己临走之前不光从芙娜那边借了钱,还从温蒂丝那里要了很多。

“唉……要怎么还啊……”星寒叹了一口气,跟着梅萝走向前面灯火通明的都市。

“星寒先生,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难不成欠谁的钱了吗?”梅萝看着兴致不大高的星寒问道。

“算你猜中了,对了,我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知道我的名zì,你会精神上的魔法吗?”

梅萝安稳地在前面走着,道:“我不会那种魔法,只是因为星寒先生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已经在谜之幻镜里了,説实话,我也只是知道你的名zì而已,其他的什么都不清楚。”

“这样啊……”星寒松了口气,既然魔之翼的事情还没有泄露出去,自己就能继续安生下去

,至于在战斗中曾经向玛利亚展露过魔之翼,那个家伙似乎早就忘得干干净净了。

“星寒先生,我们回旅店去吧。”梅萝刚想拐进前面的路口,却被星寒一把拽住。

“你不饿吗?我请你吃饭吧,想吃diǎn什么?”

梅萝愣了愣,道:“我还不饿,星寒先生要是想吃东西的话,我可以陪你去。”

话音刚落,梅萝的肚子突然传来“咕”的一声,星寒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你这还叫不饿吗?走吧,又不是第一次和你在一起吃饭。”

“本来就是第一次……”梅萝xiǎo声道。

星寒被梅萝这么一説有些懵了,回过神来説道:“哦,那次是幻镜啊……诶,等等,那昨天你在幻镜里给我们吃的是什么?”

梅萝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走向前面的街道,回头笑道:“你猜~”

“喂,等等我啊!”

花了大概十个金币,勉强在这城镇里转了一圈,路边的xiǎo吃几乎都买了个遍,而梅萝的肚子简直就像是永yuǎn都装不满一样,吃了那么多也不嫌撑。

“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哦,莫里斯那边还要给他带些吃的东西过去吗?”星寒这才想起来守在教堂的莫里斯,冲着梅萝问道。

“不用了,他应该已经吃过了。星寒先生……”

看梅萝欲言又止,星寒低头问道:“怎么了?”

“你説让我xiǎo心十字剑的成员,是怕他们反叛吗?”梅萝终于把憋了一天的问题问了出来。

“只是有一定的可能,而且我第一次看到的那具尸体,他的主人可能已经叛变裘德里兰贵族了,所以才放出一具假尸来蒙骗过去。”

“现在在贵族里最有威望的是卡缪尔姐姐,作为长女,现在一直是由她管理着大部分的事务。”梅萝每次説话都非常平静,一个人走在前面,就像是在讲故事一样。

“今天早shàng我听到莫里斯説安莉叶大人,她也是卡佩奇四个女儿中的一个吗?”星寒问道。

“是的,安莉叶姐姐是爸爸的第三个女儿,比我大三岁,我还没被关起来的时候也是她对我最好。安莉叶姐姐是很温柔的人,那么多年我也只是用魔法箭给她写信,连她的样子都没有见过,但是我知道她还是像以前一样。”

“那因蒂斯就是卡佩奇的二女儿吧,总算是知道你们四个的名zì了。”星寒长舒了一口气,知道了四位继承者的名zì之后也算是完成了一个xiǎo任务。

梅萝突然停下脚步,黑暗的巷子中星寒没来得及反应,险些撞了上去。

“星寒先生,你是从什么地方听到因蒂斯这个名zì的?”梅萝的神色有些不太对劲,仿佛像是时隔多年再次听到这个名zì一样。

“从书房的一本书里,里面有卡佩奇留下的信,上miàn写着如果让他做出选zé的话,他会选因蒂斯继承裘德里兰贵族。”星寒如实説道。

梅萝摇摇头:“不可能的,父亲绝对不会这么説,他怎么可能会让一个死人继承贵族呢?”

“死人?!”星寒大惊道。

“嗯,因蒂斯这个人的确存在过,如果硬要説的话,我只是父亲的第五个女儿,因蒂斯的年龄要比我们都大,她才是长女。这段故事发生在我还没出生之前,那个时候的父亲还很年轻,在一次战争中,他认识了在战场上交锋的一个女人,虽然身处对立,但是他们还是在战争过后相爱了。不久后,女人为父亲生下了一名女孩,取名叫裘德里兰因蒂斯卡尔塔里。就在这大概两年后,女人突然失踪了,但是把因蒂斯留在了裘德里兰贵族。人们找了她很长时间,恐怕是遭遇了什么不测,而作为独女的因蒂斯在贵族中受到了非常好的待遇。好景不长,父亲的第二次征战时期,因蒂斯不知道患上了什么奇怪的病,没等到父亲归来就已经离开了人世。父亲年轻气盛,下令所有人都不准再提起这件事,并且把之后的卡缪尔姐姐称为长女,完全抹消了因蒂斯的存在。”

“那大概是卡佩奇在因蒂斯生前才写的吧……”星寒刚説了一半,便想到那信里写的是四个继承者,既然已经有了四个女儿,那么因蒂斯的事情应该早就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不过如果是作为死前的感慨倒是有几分可信度。

“星寒先生,回去之后能把那封信给我看一下吗?”梅萝认真地问道。

星寒犹豫了一下,道:“可是那封信是在谜之幻镜里看到的,我不认为它上miàn写的东西就是真实的,或许那封信根本就不存在。”

“不,应该是存在的,谜之幻镜不会把虚无的东西放进qù,最多也就是改àn了他存在的形式,有可能是一本日记中的一页,也有可能是刻在某处的文字。”

“这样啊,对了,梅萝是怎么知道关于因蒂斯的事情的?关于这件事不是都被卡佩奇禁止了吗?”星寒不解道。

梅萝望着两侧楼房缝隙中的天空,道:“父亲去世后,他之前的一位管家曾经来拜访过我,但之后就没有再出去过,那个时候他在书房里留下了一张纸,上miàn记载的就是这个事情。他应该是想把因蒂斯的存在告诉其他人,至少告诉她的妹妹们。”

回到旅店,老板説这里的房间已经都住满了,所以莫里斯在订房间的时候只订到了一条走廊两端的房间。

“你一个人没关xì吧?怎么説也是裘德里兰贵族的继承者之一,就算是最冷门的那个,那些凶手一定也会盯上你的。”星寒有些不放心,就算是检查过所有可以藏身的地方还是不打算离开梅萝的房间。

“我的魔力只有以前的六成,但怎么説也是个魔导师级别,一般的对shǒu我还是可以对付的,只要不是我的三个姐姐,就算是第四阶层的管理者来了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梅萝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的九diǎn半。

虽然心里还是放不下,不过听到梅萝这么一説也只能回到房间里了,这两个房间距离大概三十多米,无论发生什么动jìng都不太可能听见,除非是很激烈的战斗。

无奈之下,星寒打算返回自己的房间,刚刚等梅萝把门关上,星寒却突然注yì到了什么。梅萝房间门板上的猫眼是透亮的,因为里面开着灯,但是回头瞥了其他的房间一眼,门板上的猫眼竟然都是黑漆漆的。

“怎么回事,这里的人都习惯睡那么早吗……”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我们!

临沂治疗男科方法
许昌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定西治疗阳痿方法
临沂治疗男科费用
许昌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