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文昌信息网 > 游戏

卿空记 99 层层剥开

发布时间:2019-09-24 17:51:43

卿空记 99 层层剥开

“当日韩莲下毒,这偌大的哀乐竟没有一个天医能查清中毒的原因,医官此时来阻止我追加韩莲之罪,是不是也想在这大殿之下说一说自己的罪状?”卿空的神情依旧淡漠,但却比刚才更有信心,现在局面,还站出来反抗她的,一定和这十几个士兵脱不了干系,否则何必自讨没趣。

医官反被卿空将了一军,他还没来得及替韩家说上只言片语,却先要面对自己的失职了。

“医官是能力所限?还是和韩家有所勾结?除忧草和解语花的混合之毒就算来历久远,但身为哀乐天医,竟无一人能解如今医官在大局已定,韩家罪名坐实之时,还要来维护韩家和这谋逆的十几个士兵,这前前后后的怪异之举,用意何在?”

卿空此时正在审讯前朝臣子,早就逾越了她王后的身份,但医官的失职将所有矛头直指天医们的失职,以及医官是否勾结韩家的事实。

萧智在倚着的墙壁上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局面已经慢慢被卿空控制,即使向来觉得她聪慧果断,却还是小看了她。

大殿之下,臣民的目光齐齐地聚向医官,充满了怀疑厌恶,看来他现在无论解释什么都无济于事了。

“医官难道不想申辩么?若是能力有限,这哀乐的天医谁都逃不了等到亦王回来自然会治你们的罪,到时候是降级减俸可就不好说了……可是,若是勾结韩家,则和这十几个士兵一样有对亦王不敬之心,谋逆之举,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卿空言语之间,步步紧逼。

还差最后的临门一脚,“不过,如果你愿意揭发韩家这千年来做过的罪行,也许亦王看在你掌管天医之职的颜面,会饶你性命”

以卿空观察的细微。自然不难看出这医官对韩家的效忠之情,否则也不会在对他如此不利的局面下未做任何准备就唐突反抗。

可她就是要故意激怒他,借他之口,向这哀乐臣民证明。元亦在韩家的事情上没有任何亏待,是韩桑错在先,如此才能堵哀乐臣民之口,疏解他们以为的忠良被害的恐慌。

更何况,以韩桑深植人心的威望。若不是由和他关联密切的神明说出,对于哀乐而言,民怨依旧是后患无穷。

医官恨恨地看向卿空,而后慢慢地挺直了腰背

卿空记  99 层层剥开

,“笑话韩桑将军是何等人物,岂由你来妄加评论?他在哀乐替元亦稳固王权之时,当时哪里有你”

青禾听到这样的话自然立马狂怒地往医官跑去,硬是被祈公主和萧智一左一右的拉了回头,萧智冲她摇摇头,示意她卿空自有办法。而祈公主也是同样的摇头动作,她这才打消要和医官拼个你死我活的念头。

卿空却并不生气,依旧淡淡地看着此时激动的面红耳赤的医官,他越是觉得她可恨,就越是会替韩家辩解,而此时,越是辩解,她得到的真相就会越多。

“韩桑将军有何过错?解语花和除忧草的混合之毒,我手下的天医怎么可能无一人能识?我们不进行救治,不过是在替哀乐斩除你这个妖女。护卫韩莲的宠妃之名罢了但这些皆是我和几个天医自愿,元亦尽管治罪我们本就和这十几个士兵血脉相通,唯有韩桑将军才是这哀乐的守护神有他才有哀乐安宁元亦算什么?谋逆又算什么?”

医官笑容癫狂,而后突然面色一沉道:“韩桑将军的军功和雷霆治理手段。这哀乐无一人不敬畏的;而将军生性谦卑有礼,对我等这样神术低微的医官也是敬重有加。元亦失去将军,何尝会有裨益?元亦到底是因为你这个妖女还是真的顾忌将军的威望,才会不顾一丝当年情谊毁了韩家?那是元亦和将军的恩怨,说来,我们的确应该以王命为首。”

医官此时脸上没了起初的任何一丝惧意。既然跑不掉卿空的追究,他宁愿为韩家出一口恶气,也替韩桑争取这万千年来的该有的后世留名,而绝不是现在这番在天际除名的局面。

“但韩桑将军忠心不二,又是辅佐元亦登上王位的不二功臣,以他的威望神术和计谋权术何尝会在元亦之下所以再让我选,再让这些热血的士兵们选,我们依旧会拥立新主,扶持韩桑将军”

如此大逆不道之词被医官说的振振有词,这臣民们心中对此事自然有了定论。虽然他说的没错,700多年来韩桑的确没再想夺权之事,也的确是他们心甘情愿替韩桑办事。可韩桑终究还是和谋逆扯上了关联。医官的心意越坚决,就是对王权的更加蔑视,这哀乐自然容不下这样一意孤行的神明。

喜乐大殿前,血光已慢慢散去,医官此刻神色轻松,他知道此时局面他已经彻底地输在了卿空手里,可是为了他心中大义,为了这哀乐他最敬仰推崇的神明,无论什么下场,他都欣然接受。

所以他冲卿空笑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必瞒着谁,这殿前士兵和替你诊治的几个天医都是我安排的你大可以将我关在天牢内,想必我的惩罚和他们一样,无非就是削除神级,永世不得再入天际”

替卿空诊治的天医被医官收服不难,难的是殿前的这些士兵,不可能是医官一人安排的,若不是得到了韩桑的默许和帮助,以医官一人之力,如何会有这样的仗势和决心?

韩桑即便现在已经被削除神级,返入轮回,但喜乐大殿前的势力肯定不会小。而即便有些臣民不是他的下属,他的威望和盛名还在,愿意替他效劳者自然也不会少。

医官看向那十几个士兵,他们神色也皆轻松无悔,为了韩桑将军,他们不再入天际也罢,好歹去往生池的路上并不孤单尽管修炼神术达到如今在天际有一席容身之地,也是日夜辛苦习练煎熬得来的。

可从他们的神情中不难看出,虽可惜再也不能踏入天际,但总好过违背自己的心,看忠臣良将就落了个这般下场。

大殿之下,臣子们纷纷求情,虽是谋逆大罪,韩桑虽也有联手医官陷害王后,夺取王权的嫌疑,但万千年来,韩桑在哀乐的威望和地位,不可能几日便消失殆尽了。

卿空看着那跪倒一地的臣民道:“医官失职就没有小事医官掌管天医,天医保哀乐神明康健,即便韩桑还是第一将军,医官也不能以此为由,目无王者威严未完待续。

...

湖州治疗性病方法
四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枣庄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北京华博医院好医生在线
去大庆皮肤病医院怎么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